只狼附蟲者只狼影逝二度正式版試玩報告雖能復

100

受SIEH邀請,A9VG於不久前試玩了即將於3月22日發售的《只狼 影逝二度》PS4正式版遊戲。這款由宮崎英高領導的所打造的日本戰國時代動作冒險遊戲此前我們已經進行了長期報導以及多次採訪和試玩介紹,對於遊戲的基礎系統和感受這裡不再贅述。

本次兩小時的正式版體驗之中包含兩部分內容,首先是完全從頭開始體驗遊戲的背景故事和前期內容,其次是讀取一個官方提供的存檔體驗此前從未展示過的「仙峯寺」地圖。

劇情——比魂系列更直觀

和魂系列那種通過隻言片語透露劇情的遊戲不同,《只狼》相較之下算是「大方」了很多隻狼附蟲者,遊戲之中有很多過場動畫來講述前因後果,不過也有一些懸念內容需要留待今後的遊戲中再解開,也可能還是需要通過拼湊才能得出更完整的故事。

我們的主角是被稱爲「狼」的忍者,他效忠守護繼承古老血統的年輕皇子。由於葦名一族想要利用皇子的血統於是將皇子囚禁了起來,故事一開場我們需要協助皇子逃出葦名城,但是在逃跑的過程中遇到了敵將「弦一郎」,在和他對決的過程中被打敗並失去了左手然後昏死過去……

在獨臂之狼醒來之後,他發現一位住在荒廢寺廟的老人救起了他,還爲他打造了一隻忍義手。遊戲初期忍義手沒有任何可以使用的能力,隨著流程不斷前進我們可以找到隱藏在各地的「忍具」,將這些道具拿回給老人之後他就能幫助你開發新的忍義手道具,比如飛鏢、噴火裝置以及在上方視頻里出現的類似長矛的裝置。在戰鬥之中使用忍義手會消耗「紙人」,通過擊殺敵人或是花錢購買都可以得到紙人。隨著劇情的進行,我們在荒廢的寺廟還會看到更多NPC,比如不會死亡的「附蟲者」可以幫助你練習動作招式,以及一位小姐姐來幫你升級能力。

在遊戲前期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名爲「少主的守護鈴」的道具,使用之後會發現從金剛山穿越回了三年前的平田宅邸,這裡陷入了一片火海,不過很遺憾由於時間有限,我們沒能看到和這裡相關的更多情節。

「不是,我說二位美女,這麼說也不行,那麼說,你們也不高興,那到底讓老子如何啊!真是女人不好惹啊!」某一刻,就在三人三騎緩緩的向皇家農苑行去的時候,一路上三人也是歡聲笑語不斷。不然了,在這樣的環境中,靳某人不論談什麼,都是占不到便宜的。到了最後,靳某人也是學精明了,不僅不提出話題,就是回答問題,也是思前想後,弄的人家冉玉媃與段雲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系統——死亡有一定幾率沒懲罰

不久前宮崎英高曾在採訪中說本作中死亡不會損失金錢和經驗值,但玩了正式版以後我們發現又被他忽悠了——死亡只是有一定機率不會損失任何金錢和經驗值,這個幫助你避免死亡懲罰的系統叫做「冥助」,冥助的機率會顯示在遊戲菜單之中。而通常情況下,死亡會損失一半的金錢和技能經驗值。

根據遊戲介紹中解釋,主人公(以及皇子)的血統都擁有「龍胤之力」能幫助你復生,若主角多次死亡便會向世間散播「龍咳」疾病,持有的「咳聲」越多,冥助機率越低。也就是說,遊戲中死亡的次數越多的話損失金錢和經驗的機率也越大。

和魂系列RPG式的升級系統不同,《只狼 影逝二度》中擊殺敵人拿到經驗提升等級後得到的只有技能點數,這些技能點數可以用於升級「忍者招式」和「忍義手招式」,忍者招式和忍義手招式都包含了兩部分獨立的技能樹,每一部分的技能樹都有3層,全部解鎖之後會有終極技能。

主角的體力是靠收集「佛珠」來提升的,和經驗值與金錢都沒關係,每收集4個佛珠會提升一定的體力。而我們的武器「楔丸」則是靠收集「戰鬥記憶」來提升攻擊力的。

這樣的設計讓本作成爲了一款名副其實的動作冒險遊戲,而通過反覆刷敵人得到的經驗並不會讓你的血量或攻擊力提升(本作中也沒有耐力值的設定),因此對於手殘黨來說,如果某個BOSS打不過去的話,可能無論怎麼提升等級都很難打過去了……

難度——充滿了宮崎英高的惡意

不久前我們在採訪宮崎英高時他曾說過「既然都有回生系統了那我做難點也沒關係咯」,這一點在此前的DEMO中還沒有特別強的感覺,但正式版遊戲之中才能真正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儘管筆者之前玩過多次《只狼》破戒僧的DEMO,但在正式版兩小時的體驗過程中我已經記不清死了多少次了,由於前期的血量、攻擊力、回血道具都非常少,基本上所有包含兩條血的雜兵都可能成爲攔路虎,而面對超過3個敵人時也往往會讓你一不小心就掛掉,哪怕能復生也會面臨沒有回血道具的尷尬境地。當死亡次數過多導致你懷疑人生的時候,你也許會想「難道這個敵人現在根本打不過?」,然後選擇跳過這個場景並在之後拿到了某個忍義手道具之後才發現——原來剛才的這個敵人真的就沒想讓你打過…當然對於大神級別的人來說,硬剛這些敵人還是有可能擊敗他們的,只是這些戰鬥的容錯性非常低而已。所以在正式版遊戲之中,利用鉤爪和攀爬跳過某些敵人就成爲了一件常事(或許這才是忍者的行動方式),除非是走到盡頭無法前進發現缺少某樣關鍵道具再往回走也不遲。

△官方圖雖帥,但遊戲前期你才是被虐殺的那個

我們試玩的金剛山葦名城、平田宅邸、仙峯寺這三個場景的地圖都比較立體只狼附蟲者,有很多牆壁、房簷、樹木可以讓你攀爬和躲避敵人,挑選落單的敵人從天而降直接忍殺然後再次消失在樹林之中是一件很帥氣的事,當然也會有很大機率被敵人發現然後喊來更多的幫手圍毆你。試玩中的某個場景是一條上山小道,在上山路上會有一個敵人剛好堵住了路並向你噴射毒液,四周遠處會有敵人不斷向你射箭,可以說是充滿了宮崎英高的惡意。

由於死亡會讓敵人重置,因此只有當你死亡的次數足夠多時,才能明白某一處場景應該以怎樣的行進路線快速通過,而不是在這裡浪費寶貴的時間。

是朝著秦宇說道:「秦宇,快去看看包師兄吧,他先前爲了阻攔住那些人,現在……」孟瑤話說到一半便是戛然而止,因爲她先前躲在車上並沒有看到,所以此刻看到包老躺在宋遠國的懷中閉上眼睛的樣子,突然說不下去了。秦宇沒有說話,雖然他人才剛剛趕到,但是這裡發生的一切,他卻是全部都感應到了。下一刻,秦宇轉身,一步一步。

在本次試玩中我們沒有遇見一個類似破戒僧那樣正兒八經顯示對方血條的BOSS戰,但是在試玩最後我們來到了一個遠處有著迷霧封路的長廊,隨後會出現一個像極了《黑暗之魂》中不死人的小BOSS,他身上的鎧甲和《只狼》這個遊戲有些格格不入,口中還念叨著什麼「爲了我的兒子」之類奇怪的話。這個敵人的出現讓我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由於時間有限我們也沒能在結束前擊敗他。或許這款遊戲在之後還會有更多和日本戰國不相關的內容出現也說不定。

體驗總結

「但是,任誰都想不到,你母親她沒有選王、趙倆家所給予的珍寶,而是選擇我們什麼都沒有的林家,開始衆長老也都懷疑她有什麼目的,而我年少輕狂那時將她驚爲天人,不顧衆長老言論,時常與她一起研習法術,日久生情,便結爲雙修道侶,倆年後生下了你,因爲你的出現,衆長老也慢慢接受了她」。林蕭看著林凡聽的認真便繼續道:「只是異變陡生,在我執掌家主之初,忽然有無名之修闖我林家,你爺爺等一干族中元老拚死阻攔,卻不想他們是爲了你母親而來,而且道出你母親乃是魔族之人」。

在體驗了正式版的《只狼 影逝二度》後留給我的感受就只剩下了一個「難」字,哪怕這是一個可以死兩次的遊戲。對於喜歡作品的玩家來說,《只狼》帶給大家的挑戰要比以往任何作品都更高,也相信在經過了這款作品磨鍊的玩家不論是在操作技巧還是心理承受能力上都會有很大程度的提高。我們3月22日見。